李迅雷:楼市股市泡沫一定会破 只是时间很难判断

“债券市场的泡沫不会破,就像楼市与股市泡沫还不会破一样,仍然会保持在一个高的水平。”

“大类资产配置中,金融资产占比是最低的,银行理财更像是储蓄资产,建议降低房地产资产配置,增加权益类、固收类资产配置,这是一个大的理念。”

“虽然我认为今年泡沫不会破,但未来房地产、股市泡沫一定会破,只是时间很难判断。”

5月21日,证券研究领域的“明星首席”——现任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在上海接受记者专访时如是说。

李迅雷表示,过去很长一段时间,中国都没能同时实现去泡沫与稳增长,泡沫破裂的风险始终存在,而从国际上来看,包括日本、韩国及美国等国家,都是通过危机方式来去杆杠的。

李迅雷指出,实际上中国GDP增速的曲线没必要做得那么平滑,涨涨跌跌很正常,投资者都可以承受那么多次股市的负增长,为什么接受不了GDP负增长呢?就像感冒发烧一样,恢复后可能更健康了。

当日在沪举办的中泰证券2017年FOF私募峰会上,李迅雷做了专题演讲,我们把他的观点摘录以飨读者。

不要高估“特朗普新政”

当初特朗普上台的时候,不能说是黑天鹅事件,如果特朗普被弹劾,这才是真正的黑天鹅。

这是在全球经济弱复苏情况下,包括对特朗普新政,我觉得不要抱过高的期望,因为他的能力是有限的。连自己在总统位置都受到威胁的话,他的执政能力,他的政策推进力度到底有多大,所以他提出很多方案,包括减税、医改、基建投资等等,但是要真正操作的时候,其实是难度很大。

他要搞基建投资,但是美国的基建投资这方面能力非常弱,美国整个固定资产投资占GDP只有20%,中国占80%,中国政府在固定资产投资中,占比达到40%,对GDP影响达到32%,而美国政府对美国GDP只有4%,它的能力只有中国八分之一……所以这样的话,真正能够拉动经济增长能力只有1%。

根本的问题是人口老龄化

李迅雷认为,中国的问题还是在于自身,其根本问题在于人口老龄化。

进入到2020年以后,中国劳动力减少,这样经济出现减速。人口计划生育短期来看,对于经济增长有利,长期来看对经济增长是不益,这是第一个中国经济难以持续的因素,第二没有在恰当时期实现经济的腾飞,比如说像韩国、日本,在二战之后共同受到灾难的国家,他们二战之后迅猛发展了,我们耽误了将近30年的时间。

现在虽然后发优势是有的,但是后发的时候人口老龄化开始,这是我为什么说中国经济很难起来的原因,我一向不认为中国经济周期会起来,本身大的趋势往下走,通过高投入来拉动经济增长,这个是短暂现象,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。

我认为中国经济从2010年进入中速增长时代,中速之后接下来是低速增长,比如说现在发达经济体,包括像当初讲的亚洲四小龙都进入到低速增长阶段。中国在中速增长以后低速增长,现在是6.7%,明年可能更加低,这是一个大的趋势。我们要想一下,因为这个是不可逆,这是一个人口现象。这是经济第一个因素。

稳增长与去泡沫是两难问题

李迅雷谈到,我们要稳增长,要实现我们两个一百年的目标,所以说要加大投入,但是投入边际效益是递减,。通过投资拉动的模式得到的经济增速肯定是往下走。你投资哪怕再增加,经济也会往下走。所以我们目前能够稳增长以付出巨大的代价来实现。比如说政府每当投资下行的时候,我们就要刺激基建投资,如果基建投资还是下行,就是通过放宽审批,使得很多有产能过剩担忧的项目又得到了审批。

不过,这同时也带来了债务的上升,企业杠杆率的上升。之所以我们在今年年初,这一轮经济出现反弹,还是跟巨大投入有关,如果没有巨大的投入,产出恐怕还是会下行,即便有了巨大的投入,经济还是往下走,付出的代价比较大。为什么要加强金融监管,核心原因还是在于你必然要面临很现实的问题,你前期大量的投入所带来的效果是有限的。而带来的资产荒,带来了货币超发,这些问题又是一种现实。

所以货币的增量一直是很大的。金融业过度繁荣,包括我们金融证券行业发展也是非常迅猛。银行业更加不谈了。去年银行总资产规模增加了好几倍,它的原因靠投资拉动,必须有银行支持,必须要发债,但是这些钱流不到实体经济,又到金融领域,使得金融泡沫显现出来。

从短期来讲,我觉得这个趋势是很难改变,我觉得资产荒还是存在,这轮金融加强还是要稳杠杆,就是要稳住。前提要稳中求进,我不认为这轮金融监管会导致泡沫消灭,可能只是稳住。

泡沫其实是无孔不入的,就像水一样,这个地方有泡沫,另外一个地方肯定也有泡沫,包括我们的债券市场同样也有泡沫,我不认为有泡沫,就必须破。

目前来讲如果要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发生,它不会让泡沫消灭。因为刺破泡沫就是诱发危机的爆发,容易引起系统性金融危机。如果不让泡沫破灭,又可以持续,势必导致监管力度可能还是有限,这也是我们目前在处理这样一个金融去杠杆,去产能,去库存问题面临诸多的难题,这也是两难的问题。

监管加强但前提是泡沫不破

讲到房地产,李迅雷说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有一个表述,一个房子不是用来炒,是用来住的,第二要防止房价大起大落,你不能炒了,价格不能大幅回落,大幅回落也会带来金融风险。所以说我们怎么来把握今年的市场,把握投资机会。首先对政策理解一定要恰当,不能误读目前的政策。监管虽然说加强,但是有一个前提不让泡沫破灭,要稳增长。这是很大前提,所以稳中求进。

稳中求进已经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了,过去我们讲稳中求进是讲经济领域稳中求进,目前扩大到治国理政全面稳中求进,很多改革要建立在稳定基础上,这个稳是两个含义,一个是经济要稳。第二是金融要稳,两个必须得稳。

今年两大改革是重点,一个是国企改革,国企改革为了稳增长,使得僵尸企业能够得到处置,国企提高收益率水平,这样对稳增长是有益的。第二方面把防范金融风险,把放到更加的重要位置,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。目前对于银行的通道业务,对银行委外等等都会有一个限制,这样使得整个风险可控。

这轮去杠杆可能持续时间比较长,但是也是把握好节奏,不会收的特别紧,它应该长时间有节奏,把握好分寸去杠杆。所以对于这种监管条件下,监管加强条件下怎么做投资,我觉得要吃透政策。在政策上面每一轮金融监管加强都会有表现,比如说楼市的控制,他肯定以房贷利率水平体现出来,这轮房价利率又往上走。

股市:进入新价值投资时代

谈到股市,李迅雷认为,目前没有太大的问题,第一个我们不用担心经济会出现大幅回落,因为第一季度打好了良好基础,股市表现比较好,大家都认为第一季度GDP增速是6.9%,大家认为是高点,但是股市大家预期不高,这是大家担心的问题,但是也没有太大的问题,经济层面不会体现大的下坡,系统性金融风险不会加强,因为管制力度加强。、

既然经济本身是下行趋势,而且不会大幅下行,所以结构机会还是存在。比如说消费领域,消费跟居民收入增速是相关,现在整体下降,居民收入增速比GDP增速还要低,像家电行业,家居行业,家庭装修等等,跟我们楼市去年买了那么多房子,都需要有装修,都需要有相关的配套,就有这个机会了。

从股市来讲,我是觉得可能现在股市进入到一个新价值投资时代,这个跟以往不一样,投资人一直在骂,说股指这么多年没有涨过,但是中小市值的股票涨幅很大。

中国股票在过去二十多年,市值越小,含权越大,现在不一样,由于对借壳上市限制,原先有资源优势的公司,将来他们资源在贬值,相对来讲,原先没有资源优势那些企业,属于价值投资类,恐怕得到追捧,这段时间,包括今后也是一样的。

我们可以看到整个社会的发展,社会的进步,就在不断减少套利机会,如果这个社会一直存在非常多的套利机会,这个体制是存在很大的问题,我们社会今后的套利机会一定会减少,对于有些物有所值价值投资,那类的企业相对来讲有了投资的机会。